光體手術個案體驗:霸凌的陰影造成人際關係的困難

我覺得我有一個強迫症,就是會很想一直去挖個案的問題,雖然一時半刻的談話不能說真的去挖到,但總能發現一些以往個案沒有發現到的問題,才發現,原來事件的顯現造成的不愉快不舒服,其實並非事件本身。這個個案他非常的安靜,表達的事情,在我看來都並非能擊垮他的一些小事,就在我耐心(其實是脅迫XD)的詢問下,才慢慢的看出問題的原型是來自他以前被霸凌的事件造成他的人際關係的困難。於是我們就從這邊下手了!

不過我們永遠不知道宇宙安排的功課是什麼,看來他是首先處理了他感情的問題,或許他要先從這邊開始學習,才能慢慢地開始處理自己在人際關係上的狀態。

 


光體手術體驗靜小姐

其實我是個不曉得怎麼表達的人,打從一開始澤誼在尋找我的問題點時,就花了一段時間在找核心問題,但我只是想把我的人際關係搞好一些,跟週遭的人有些良好的互動,因為我知道我目前與周遭的人相處都隔著距離,最後想到也許是過往的霸凌導致我現在不敢與他人袒露我的情緒或想法,跟我比較親密的朋友幾乎都是相隔幾個縣市、完全沒有利益關係,心底一直有種一旦跟別人袒露這些東西,就可能被當成把柄,對我造成威脅或傷害,於是澤誼從過往霸凌這部分下手,希望能有所改善。

做完的當下,我覺得我人是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好像放在我身上的沈重枷鎖被拿掉了。

不過,人際關係上的互動雖然我覺得沒有很大的改變,反而是我感情方面有所變化,有個交往很久的男友,其實種種因素(劈腿以外的因素)是該分手了,只是人還沒痛到極點不會放手的習性,於是就這樣得過且過,做完光體手術之後,對他反而升起正常該有的厭惡感。就如同遭到霸凌那時候,既無力改變現狀就找個理由合理化,又或者是麻痺自己、下意識地避免自己升起負面情緒,接著對這樣的模式抓到安全感進而依賴,於是開始惡性循環,但這樣是不對的。我想大概是要先從較親密的關係開始改變、清理,才能慢慢拓展至人際關係吧。

其實關於與人交流這一塊,跟霸凌連結起來,反而有很多部分就能夠說得通了,包含付出補償心態、麻痺自己的情緒、不敢與他人深度交流、過於介意他人想法等等,我一直以為我已經看開了、已經過去了,沒想到,還是深受影響,希望這部份能夠到此為止。

所以,目前我要先積極處理我跟我男友的關係了,哈哈。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