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體手術個案體驗:主婦的過度付出,需要被紓解

請叫我主婦之友耶!真的是做了好幾個個案都是,這樣被欺壓到不行都快生病的個案,做完的效果幾乎都是發洩不壓抑敢拒絕等等的狀況出現,不過後遺症就是可能會有一個大吵大鬧的狀況出現吧!但我覺得你都快生病了還繼續壓抑,不懂得去爭取自己要的生活,這種平靜也都是假象啊!對不對!

腦波增強的地方媽媽個案心得體驗(他說要用這奇怪的匿名XD)

距離我施作光體手術已經一個多月了,但我覺得影響力仍持續著 認識澤誼幾年了,聽到她要學習光體手術並且徵求實習個案時毫不猶豫的就報名。認識到現在,我從單身的自給自足變成人妻人母,轉變成要面對從前想不到的婚姻生活所帶來的煩惱。到了施作當天,我們先輕鬆閒聊了一段時間,不過這並不是一般閒聊,而是能更清晰地去確認等下要施作的問題,畢竟能愈清楚的知道問題就更能準確的處理。

我是一個人住在婆家帶小孩,老公不在身邊,面對婆婆還有工作跟生活環境改變帶給我種種困擾跟壓力,讓我覺得活得非常的不開心,覺得心都要生病了!

開始施作時,我就感覺到某種東西被觸碰到的觸感,躺下做各脈輪檢測時,我緊皺著眉頭,因為我當下只覺得好暈眩好想吐啊,過程中除了看到顏色另外還看到不知道是什麼,但類似日文的符號。過程中我試圖想放鬆,不過總有莫名的緊縮感。之後我們討論了施作過程中,我的體驗還有她所發現的。我除了仍有輕微的頭暈感,後腦跟左半邊也很痛,她告訴我,我的七個脈輪全都有狀況,左半邊是內在女性面,我的內在承接很大壓力,可見得這個婚姻真的帶給我很大的影響,問題並不像我平常嘻嘻哈哈那樣描述的簡單。我聽了也嚇一跳,七個耶,那不就是整組壞光。

歸納出來我除了受到外在的壓迫(婆婆的控制欲,她在家裡很愛掌管大小事,例如我沒上班她要唸,開始上班又嫌錢少離家遠),內在也被〝不想讓先生另外過多壓力〞(例如先生有房貸所以生活費不好意思再跟他拿)所侷限著。

思考上我覺得該像從前自己爽為自己活,但行為上卻還是脫離不了為家庭付出的模式,尤其澤誼告訴我,我的潛意識中有〝為先生付出的信念〞。難怪我都沒工作要和先生拿生活費了還會覺得是不應該的!!

既然看到了問題當然有解決的建議。澤誼說她一幫我做個案就一直浮現薰衣草精油,這可以幫我不管是身體或情緒上換解放鬆,我當晚就立刻去買來用,也的確睡比較好。另外那個像日文的符號則是可以去聽跟唸OM(音同嗡)這個梵文符號,能幫助我從內產生力量,還有一個特殊儀式的功課,如果負面情緒真的累積到需要排解,這也是不錯的好方法。

過了一個禮拜之後,因緣際會下,婆婆因為要去看醫生需要我和先生其中一人請假在家顧小孩。由於我的工作日薪制,而且我已經請了兩次了,我說希望改由先生請,因為他有不扣薪的假,婆婆雖然說得好聽沒有一定指定誰,但最後還是導向我請假,我終於爆炸跟婆婆正面吵架。

雖然沒把全部的不滿都講完,但光正面和婆婆吵架甚至拿出離婚協議書還叫婆婆簽離婚協議書的見證人,我覺得就宣洩了不少。 前陣子我們終於有共識年底搬出婆家,也陸續去做了人類圖的家庭動力圖,找出家裡的組成是缺了什麼,每個人相處時能量是怎麼運作,遇到的困難又是什麼。接下來還要去做家族排列,看看到底是承接了那些不屬於我們夫妻的家庭能量。

最近我也努力在讓自己勇敢習慣跟先生要支援(特別是金錢),這幾天我說錢快不夠(因為上個月連假多又幫他媽請假),先生很主動的說抽屜的錢我不夠可以拿去用!

我人生的春天總算要來了嗎~~ 我覺得其實光體手術並不是施作完你的問題就立刻結束,畢竟會困擾你的問題一定是累積了一段時間,有的甚至牽連到家族。但光體手術是一個契子,它是對你想解決的問題開出革命的第一聲槍響,它帶你看到問題跟對你的影響,釐清你的思緒,給你必要的勇氣,這是一條長遠的路,但還是必須靠自己決定是否要面對,開頭總是最難,推薦給想改變又不知如何開始的人。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